重庆快乐十分

董事长致辞

日出见彩虹 和煦映春光
        ----雷雯与山东鲁能日和控股有限公司写实
 
前言:雷雯是位美丽的女性,她个人秉真,率直善良。这好像更多地是在形容一位家庭型的贤淑女性,抑或是干练的职业女性。可是她又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叱咤市场、催风化雨的企业家。当你与她相见时,便被她雍容高贵的气质所折服。她的个人魅力,影响并成为凝聚人气的风格。文中介绍了许多她这些年以来在实业上成功发展的经典历程。可这绝非她的全部,因为她从来就是一个性情中人。闲暇时她经常地陶醉在国粹京剧中;而她的老父亲总是要每隔几天,吃上她亲手做的炒菜后,方感顺口合味。
人们往往看到了雷雯的成功所表现出来的风光,而有几多人知道和体味到她内心所承受的个中枯竭与艰辛呢!她是在比较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的,顺风顺水地在电力行业的机关中工作了近二十年,其中担任负责人就有十几年的时间。随后在经营实业的岁月中,可谓历尽沧桑见彩虹。虽说是历尽艰辛,可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不过,在这个充满了变幻莫测的世界上,有时真的是那样的令人无奈,尤其对雷雯而言,难道命运之神还要对成功的强者以炼狱般的垂顾吗!2000年后,她的丈夫因病去世了;而更大的悲剧又罹难到了她的身上:她的精神支柱、宝贝女儿又辞她而逝。当亲聆到她的这些遭遇时,我的内心由衷的动容、感慨和叹息。我难道要用赞誉她实业的成功来安抚她吗?可是在至亲的生命面前,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只能默默地祝福她!
雷雯已经有了名,父辈和兄弟姐妹的亲情在关怀着她,周围与她相识的人拥戴者她,她现在完全有时间去寻找更多的幸福与悠闲。可是她却依然在拼命地干着,她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她更大的成功会为谁创造更多的财富和更好的生活环境呢?我想,这个问题就让社会和她的团队的人们去诠释与理解吧!
我真诚的相信:鲁能日和长远发展更好,这是因为有雷雯。企业有了雷雯,就能够发展成功,因为雷雯以自身的智慧与魅力,为企业绘就着日丽风和,前景一片独好的蓝图。            
正文:
如果要感知一个人,仅从其外在的表现是是很不够的,就如同当人们见到山东鲁能日和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雷文女士一样,她美丽高雅,气质脱俗,光彩照人。尽管临近春节,日程异常的繁忙,她显现疲惫的面容,依然遮挡不住她的干练神采。其实,在这闪人眼帘的风采之后u,对她而言,却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和承受的人生历程。我对雷董的敬佩是由衷的,因为她不仅是一位在实业上成功的女士,同时也是一位善达人意的女人,更是一位隐忍负重的女性。不过所有的这些,都集中以她的卓姿仪表展现在阳光下。
雷雯不必有外在蓄意的激励,她本人就充满了创业的激情。
涅槃重生
2000年,世纪之交,对雷雯和鲁能瑞华而言,这一年都处在一个零点的位置。
年前的一纸调令,时任济南市供电局总经济师的雷雯被派往山东电力设备厂任党委副书记。这并非美差,更何况,当时的山东电力设备厂已经风雨飘摇。此前,出身电力世家的雷雯在发电厂工作了11年,在供电局工作了18年。这个调动意味着由被人求转换到去求别人的角色。她的父亲雷声是山东电力工业元老级的人物。贡献了两代人的年华,老人难免为女儿“抱不平”。群众也认为“雷雯不会去设备厂”,“她哪干得了求人的活?”有人说。
顺风顺水时难显人才风采,此时方显雷雯魄力。上级领导也知道这是一个重担子,虽说是这次调整岗位对雷雯有些难以承担,但也的确说明领导有眼光,了解她,也相信她能救活这个企业。事后也证明了这也是一次好钢用在刀刃上的高招。因为涉及到要救活一家大的企业。“领导和我谈话,没有安排具体工作。只是说,经营是你的长项,企业现在已经这样了,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去找点说明项目。”雷雯回忆说。很快,通过上海市供电局,她就联系上了一家瑞典企业上海瑞华公司。
到了这家公司后,瑞华董事长帅鸿元带雷雯参观了公司的电力设备产品和车间,雷雯则向他介绍了鲁能和山东的市场。尽管前后只有半个小时,但双方彼此印象深刻。临别时,帅鸿元说:“山东有我们这样的产品吗?”雷雯说:“没有。”帅鸿元于是拜托她帮忙留意山东的市场。雷雯意味深长地回答:“在这方面,我想我还应该有点价值。”
在电力部门工作多年,雷雯清楚瑞华产品“确实很不错”。一回到济南,她便趁热打铁给帅鸿元打了电话,一面小心地掩饰有关职务的“谎言”,透露“很快要调到企业去工作”,一面直截了当地挑明了自己的意图:能不能共同合作,搞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接下来的14天,两人差不多每天都通电话。谈判进展颇为顺利,几乎没有任何交锋。第15天,帅鸿元赶到济南,“要就合作的具体细节进行沟通。”双方终于产生了分歧。雷雯提出要给济南市供电局赠予10%的股份,帅鸿元不同意。雷雯说:“他认为我过去式济南市供电局的领导,现在还是山东电力的人。我就不能带来市场吗?为什么还要白白地拿出10%的股份?”这对瑞华而言,将相当于无端的掏出这些钱。双方胶着于此,谈至半夜,不欢而散。
谈判的当天,雷雯身体不适,发着高烧。走出帅鸿元的房间,“已感全身虚脱”的雷雯仍不死心。她对助理说:“今天必须谈妥,否则明天的谈判就会非常艰辛。有可能我们连济南市供电局的领导都请不来了。”凌晨1点钟,她们再次敲开帅鸿元的房间。帅异常吃惊。雷雯说:“帅总,关于赠予股份的问题,我还想向您做一下解释。”助手这时候突然说:“雷总,今天身体不舒服,要不明天再谈吧。”帅鸿元问:“怎么回事?”助手说:“她一整天都在高烧,现在可能已经40度了。”帅鸿元当即摆手表示:“不谈了,我同意,明天就签字。”前后算来,仅16天工夫,双方就敲定了鲁能瑞华的合资协议。什么是高手,就是让对方心悦诚服地佩服你,雷雯就是这样的高手。在雷雯钦佩帅鸿元“非常大气”的同时,帅鸿元则认为“雷总的个性令人敬畏”。
2000年8月,鲁能瑞华开业不久,雷雯从朋友处得知:北京长安街延伸工程正在招标,总承包是ABB公司。她当然清楚,对一家刚刚成立的企业来说,产品落户长安街意味着什么?辗转同ABB取得了联系,雷雯立即带着技术人员赶赴北京。“那时候,只要有机会,就要争取。”ABB的项目负责人显然对这家“从没听说过”的公司有些不屑一顾。他礼节性地告诉雷雯:“这个项目很重要,要求高,工期短。”然后问:“你们多长时间能拿出设计方案?”这本是一个想令对方知难而退的问题,哪知雷雯的回答倒令他吃了一惊。“现在吧,我们的技术人员九子隔壁。”后来,他们果真当场拿出了满足要求的设计方案。“这得益于事先的准备,不过,难度仍很大。”雷雯说:“当时我心里也没底。只是退就意味着放弃,进或许尚存希望。那为什么不向前一搏?”是役,鲁能瑞华承接了北京长安街延伸工程104台卷铁芯变压器,“虽然为了保质量、抢工期,这一单几乎没有赚钱;但却成功地打出了我们的旗号,鼓起了我们的士气。”雷雯称之为“公司的第一次胜利”。
很多人都把鲁能瑞华头两年奇迹般的崛起归因于鲁能的背景,他们恰恰忽视了雷雯和她的团队“想做点事情”的迫切愿望,以及哪种能“把1%的希望变成100%的现实”的劲头。鲁能瑞华刚筹建的时候,注册资本仅1240万元,除去土地、厂房、设备等投入,剩下的流动资金只有300多万元。雷雯说:“当时现有的资本根本就不可能撑起一家企业。我们惟有以快致胜,在队伍组建、产品开发、市场拓展等各方面快速反应,以最短的时间让企业正常滚动起来。”
困难之一是“缺人”。鲁能瑞华从山东电力设备厂“调”来了33人,其余的全部面向社会招聘。雷雯说,当时的情景直接可以用“快了萝卜不洗泥“来形容。有的甚至是从工人一步到位提成了副总,能力和素质难免差强人意。”负责接待的人分不清‘干鲍’和‘湿鲍’,管行政的人从里没有喝过咖啡。性子急躁的雷雯不止一次摔过杯子。然而,正是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地队伍,在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实现了全员劳动生产率居国内同行业之首。很多人的工作强度都超乎想象。公司第一年产值做到了8000多万元,负责物资采购的竟只有一个人。雷雯自己也成了“空中飞人”,一年中有260多天在外出差。“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她后来形容说。这家年轻的变压器公司在当年创造了奇迹般的发展速度:16天完成合资谈判、当年筹建、当年盈利、当年产品销往国外,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以1千多万的投入配电变压器行业的一匹黑马。
这就是创业期的鲁能瑞华,生气勃勃,激情四溢。在员工眼中,雷雯是实干家,也是鼓励家。她成功地点燃了第一把火,奇迹般地引领鲁能瑞华飞速驶出了山涧;接下来,她准备再燃一把火,让这艘快船从溪流驶进江河。而后,将是辽阔的大海。
或许,还有人记得她和她领导的鲁能瑞华!5年前这种魔术般的成长令鲁能瑞华名噪一时。此时,即使都无法预见,鲁能瑞华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会迅速跌入低谷,濒临绝境。难道鲁能瑞华这只美丽的凤凰在涅槃重生后,还要重蹈浴火的炙烤吗?
谁能想象,一家被坊间盛传已经破产了的中国公司,竟能打动一家挑剔的世界500强企业。
凤凰栖息
鲁能瑞华与山东电力设备厂仅一街之隔。2002年初,这条街道被群众冠以了一个新名字“中英街”。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2001年鲁能瑞华经营情况大好,年底,按照绩效考评的结果,公司向员工兑现了奖励,大部分人的年收入都数倍于设备厂同岗位者,有销售人员甚至拿到了20多万元。消息一出,设备厂上下哗然。好事者指指设备厂,说是“社会主义”;指指鲁能瑞华,说是“资本主义”。观念的冲突弥漫在“中英街”上。
毕竟鲁能瑞华脱胎于设备厂,毕竟还是国有控股(鲁能占66%,瑞华占34%),领导很快做出决定:今后鲁能瑞华员工的工资奖金由设备厂统一发放。这自然遭到了雷雯和瑞华公司的强烈反对。雷雯由此认为:“不稀释国有股的比例,没有机制上的优势,公司未来的发展将面临巨大的瓶颈。”
这正是鲁能瑞华准备大干快上的时期。雷雯在公司内部喊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她的思路开始游离出传统制造业,打算以资本运作为手段,通过低成本扩张,推动企业向集团化、多元化发展。“当时考虑公司产品仍属传统产业范畴,竞争日益激励饿,利润也随之摊薄;我们于是想变竞争为竞合,我拿出核心技术,卖半成品,去找合作对象,去扩张。”此前鲁能瑞华与宜昌市供电局合资组建了宜昌鲁能瑞华永耀电气有限公司,“运作就比较成功。”而雷雯的兴趣还不只电力设备,她计划逐步引入瑞典瑞华公司在机械、电子、环保等领域的产品,用同样的规模扩张发展。在新的战略规划中,鲁能瑞华的定位是“建成‘培训中心’、‘成本中心’、‘管理中心’和‘人力资源中心’”。
雷雯的雄心可见一斑。这样的操作路数显然出乎于国有大股东的想象。加之中国刚刚加入了WTO,“狼来了”的呼声正盛,愈发使雷雯坚信“机制上的束缚将削弱公司的竞争力,是未来发展的一大障碍”。在国企改革的大气候下,“改制”遂成为鲁能瑞华“二次创业”的重要工作之一。从2002年开始,雷雯向山东鲁能打报告,“希望拿鲁能瑞华开刀,率先实现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尽管对各种细节不愿多谈,但雷雯认为,改制工作的久拖未决是导致企业迅速衰落的主要原因。她显然对事情的复杂性和艰巨性估计不足,其间一波三折,“既牵扯了许多的精力,又消磨了团队的斗志,”最凶险的时刻,3000余万元担保资金被抽走u,鲁能瑞华几乎破产。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巨大的人生悲剧又向雷雯袭来。他的女儿和丈夫不幸相继去世,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间支离破碎。这位女强人走到了命运的最低谷。
雷雯坦诚她曾想过放弃,“撤退,不干了。”某公司向她发出了邀请,职位是经营副总,年薪100万元,还在上海给她安置了一处房产。雷雯答应了。可是上了飞机她又后悔起来,“起飞的时候,从飞机上能看到我们的工厂,一排整齐划一的厂房,白顶蓝墙;当初,从设计、选材到施工,我几乎经手了每一个细节。”才下飞机,员工发来的短信便纷纷蹦了出啦i,他们挽留她说:“雷总,回来吧,我们相信总有一天,你能在别人送你的别墅旁,建起自己的别墅。”几乎是迫不及待,雷雯对前来迎接她的公司老板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来上班的。我是专程来看看,有什么新的合作项目。”
是心思细腻情难割舍,还是事业未竟心有不甘?总之,雷雯选择了坚守。她和她的伙伴四处借钱,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产。他们把个人的命运同鲁能瑞华绑在了一起,要赌一赌是同归于尽,还是赢得一个清晰的未来。
展翅飞翔
2005年初,雷文得知为履行《京都议定书》防止气候变暖、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义务,日立产机系统计划在中国推广一种绿色环保产品新型非晶合金变压器,目前正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她敏锐的意识到,这可能又是一次机会。事实上,她对这种产品的关注已经保持了相当长的时间。早在2003年,鲁能瑞华就成功试制过非晶合金变压器。之后一段时间,公司还曾代销上海置信的产品。非晶合金材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材料革命的重要技术成果之一。用非晶材料铁芯制造的变压器比传统的冷轧硅钢变压器空载耗能降低70%。据估算,以2005年我国配电变压器总容量约20亿kvA计,如果全部采用非晶合金变压器,每年可节约电耗321亿度,折合人民币193亿元。而非晶合金变压器的价格约为同规格硅钢变压器的1.3~1.5倍,增加的成本靠节约电费,5年内即可收回。随着节能降耗逐渐成为社会共识,这种产品无疑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目前,国内国内大多数变压器厂家均掌握了非晶合金变压器的制造技术,只是限于市场容量及铁心供应等问题,一直没有批量生产。上海置信是国内最早规模化生产非晶合金变压器的企业。
在雷文看来,作为“配电网更新换代的长线产品”,非晶合金变压器“势必将引爆一场产业新革命”。如果能成功与日立合作,鲁能瑞华无疑将在变革中抢得市场先机。首先,日立是全球最大的非晶合金变压器生产家之一(其在日本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拥有领先的制造技术与工艺。其次,日立金属株式会社是全球最大的非晶合金材料制造商,在非晶合金带材为少数企业垄断的形势下,与日立合作有助于获取上游的关键性原材料。第三,日立强大的品牌资源,价值不可估量。通过山东省外贸局,我们很快同日立(中国)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谈判旋即展开。最初的几轮谈判颇为顺利。作为引进世界500强企业的重要目标,山东济南市政府也给予了高度重视。2005年6月,双方初步确立了合作意向。8月,雷雯率队访问日立,谈判进入操作阶段。短短3天的考察使雷雯对合作产生了新的知识。“原来我们认为,非晶合金变压器的噪音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但在日立,他们的产品噪音非常低。”尤其令雷雯佩服的是,“一台变压器摆在那里,非常精美,简直就不是工业品,而是艺术品。因此我想,与日立的合作不能仅限于引进技术,更重要的事学习它的思维理念、管理方法、生产方式等方面的‘软能力’。”
与此同时,日立也开始对鲁能瑞华展开调查。“非常全面,非常严格。”雷雯说,“他们走访了我们的上级公司、主要用户、供应商和经销伙伴,甚至对我们过去的业绩实地考察。”有一次,日立临时提出要和鲁能瑞华的销售人员座谈,让雷雯紧张了一把。这正是鲁能瑞华改制的关键时期,日本人虽然难以看清其中的扑朔迷离,但也瞧出了一些端倪。他们在谈判桌上直截了当地说鲁能瑞华“不正规”。雷雯马上反驳:“长安街是什么地方?一家不正规企业的产品能用在长安街上吗?”但怀疑既已产生,交流便难免不畅。最终,雷雯决定向日立和盘托出。在了解到鲁能瑞华的现状后,日立单方面终止了谈判。
事隔半年,2006年6月,济南市友好经贸代表团访问日本,雷雯做工作将日立产机列入了重点考察名单。这支由济南市市长领头的招商队伍为鲁能瑞华与日立重启谈判创造了难得的条件。雷雯说:“政府的大力支持与宣传使日立重新发现了鲁能瑞华的实力,因此前与鲁能瑞华的接触也使日立最终认识到,国有资产从竞争性领域退出是中国的大势,改制将使企业获得更大的活力。”
2007年3月,雷雯与日立产机企业在经过长达两年、27轮的艰难谈判之后,双方最终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双方将联手生产并推广新型非晶合金变压器。根据协议,日立给雷雯提出了第一年完成500台的销售任务,在这之后,双方将进入商务合作。
由此雷雯又开始了她事业发展历程上新的一搏,她要将鲁能日和打造成本行业高科技产品的领先者,和市场上的强者。“这是鲁能日和的新起点。”雷雯充满激情地说。考虑到新项目的风险,她计划一方面继续生产公司已经非常成熟的卷铁芯变压器产品,另一方面加大力度推广非晶合金变压器,尽快扩大产能。不过,雷雯显然并不看好“一台一台的去买”,那样速度太慢。“下一步,我们将广泛寻求与地方电网公司的三产部门合作,我们提供技术和原料,他们进行生产和销售,以此迅速实现扩张。”
此番,信奉“技术优先,速度至上”的雷雯,能够再次创造新的奇迹吗?其实,能够创造奇迹得人,总是有着更高的目标与要求。雷雯在先前创造了奇迹,她也能在山东鲁能日和创造了新的奇迹。到2008年底,鲁能日和在生产销售量已经达到了3000台;而且就在前段时间,其公司产品在印度的一次市场国际招标中一举夺标。现在,雷雯和她的鲁能日和团队,以崭新的姿态迎接着当前经济局面的挑战,他们走在了同行业的前列,而且将坚持这一理念:“开创一流事业、创办一流公司、培养一流人才、提供一流产品、创造一流效益”,走出了一条崭新的企业振兴之道。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销售电话:15069079987

售后电话:15269160282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